2016年3月23日 星期三

立委質疑,四年前浩鼎股票移轉時,一股卅一元,和現在的四百多元有天壤之別

潤泰集團總裁尹衍樑昨天說,四年前,他以一股一美元(約台幣卅一元)買回浩鼎大部分持股,接著浩鼎部分原始股東,以同樣的價格向他買回股票,大家的前提,是想讓生技新技術能發展、製藥救人;但立委卻時空錯置,模糊一個單純的股票移轉案,還汙衊學術專業。
尹衍樑說,他衷心希望,政治鬥爭不要妨礙到生技發展,因為這樣做,對台灣並無好處。
藍營立委昨天在立法院財委會火力全開猛攻浩鼎案,質疑中央研究院院長翁啟惠的女兒翁郁琇,為何會持有浩鼎股票,並認為翁啟惠應該說清楚。
尹衍樑昨天第一時間接受本報專訪。他話說從頭,談到當年是他和張念慈(現在浩鼎董事長)、翁啟惠及一名美國人,一起創立Optimer這家公司(浩鼎是該公司在台子公司)發展生技;但後來公司請到的美籍執行長經營不佳,公司發展每下愈況,執行長後來還在董事會中發動投票,要開除董事長張念慈。
尹衍樑說,這種執行長開除董事長的案例在美國雖然不少,但這名執行長自己不稱職,還做此決策,讓他非常震驚和生氣;那時候,Optimer擁有浩鼎百分之四十三持股,由於CEO將公司經營得江河日下,一些股東因而賣出浩鼎股票。
但尹衍樑說,他投入生技業,就是要研發新藥、要救人,浩鼎不能因為美國公司經營不佳被犧牲,當初一塊投資的部分原始股東、董監事及同事們,約一、兩百人,也希望醣分子技術能發展,大家希望買回浩鼎股票。
尹衍樑說,二○一二年,他出一股一美元的價格,「帶我的眾股東和同事們,出錢把浩鼎買回來」,再加上稅率及費用成本,「我沒有賺一毛錢的利」。
因為有些人手頭不方便,尹衍樑先墊了六千萬美元,買回浩鼎大部分持股,願意認購的原始股東和同事或董監事們,隨後在一段時間內,把自己想要買到的分額買足,包括翁郁琇在內。
立委質疑,四年前浩鼎股票移轉時,一股卅一元,和現在的四百多元有天壤之別,其中恐有問題。但尹衍樑強調,當時浩鼎還沒上興櫃,連個參考價都沒有,「我的價錢就是反映成本,沒有圖利誰」,每個人想買多少,都是自己量力而為;立委拿過去的價格套在現在的時空,完全是「時空倒錯、模糊焦點」。
尹衍樑說,自二○一二到二○一三年,在浩鼎發展最艱難的七百多天,沒有人關心浩鼎,他和原始股東齊心把股票買回,只是想讓生技技術能發展,在那時候,誰知道浩鼎股價會變多少;雖然浩鼎後來股價很高,但這段時間內浩鼎也有倒閉可能,但「我製藥,就是要救人,你可以來點我的股票,我一股都沒有賣」。
有人質疑翁啟惠一開始為何不說清楚家人持股情況?尹衍樑幫翁啟惠叫屈,他說翁啟惠是「木訥認真做學問且非常純真的人」不太懂要幫自己辯護,且翁郁琇是成年人,個人有個人的投資。
尹衍樑說,翁啟惠在化學領域上的成就,已連獲以色列Wolf和Welch兩項大獎,下一個諾貝爾化學獎得主,可能就是翁啟惠,立委何必去這樣糟蹋和汙衊一個可以幫中華民族爭光的人,讓他覺得很沒有意義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