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9月20日 星期二

兆豐銀行遭美國紐約州金融服務署(DFS)重罰五十七億元一案高潮迭起

兆豐銀行遭美國紐約州金融服務署(DFS)重罰五十七億元一案高潮迭起,最新發展是呈報美方的金額「誤植」,但查來查去就是查無洗錢事實。張兆順臨危授命接下兆豐董事長一職,肩負要查出兆豐疑似洗錢案真相的重責大任,如果真相就是查不出洗錢來,張能怎麼辦?他的無奈,也透露出目前夾雜在專業與政治間的窘境。
兆豐案在不斷擴大渲染、有罪推斷下,似乎已經和前朝國民黨黨產、洗錢、貪腐畫上等號,深綠大老還跳出來指手畫腳、砲打行政院長林全,有誓言要藉此案讓國民黨埋伏多年的金融幫現形的味道。
在情勢所迫下,行政院找來張兆順、蔡哲雄、吳繁治等扁朝時的多位公股董座組成兆豐監督小組,接著還派出具有會計專業的張兆順擔任兆豐董座,要直搗「賊窟」。
在戴上有色眼鏡之下,兆豐案查來查去,至今仍找不出任何洗錢證據,即使「御使欽差」張兆順想要還人清白,回歸專業經營,但不能忍受被打臉難堪的綠營人士和名嘴們,恐怕很難善罷甘休,如果最後雷聲大、雨點小,壓力全落在張兆順頭上,問題變成他查案不力。
金融業歷練豐富的張兆順是「巷子內的人」,並不容易被唬弄,但若兆豐沒有洗錢,美國DFS查不出來,張兆順也沒魔術變出「洗錢」來。張兆順若要堅持專業,要如何為過去的政治辦案向外界交代,如何下台階?一直沒完沒了的查下去,如何面對來自員工「來查案還是來經營」的批評?
張兆順說,被美國重罰五十七億元,大家都覺得一定有鬼、不是違反申報規定這麼簡單,他以前也是這樣質疑兆豐,現在人家這樣質疑他,「我也能理解」。張兆順一上任積極推動組織改造,想要大刀闊斧地改革,提振低迷的士氣,讓兆豐更進步,但上任至今卻陷入查案泥淖。難怪他直說,真的是「苦不堪言」。
不過,進廚房就不要怕燙,對張兆順而言,兆豐案終究會過去,但他必須思考的是,他這個董事長除了除弊,更要興利,要如何讓「兆」豐「順」利的在台灣的金融版圖永續發展,更是他帶領兆豐團隊的使命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