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11月5日 星期六

全世界正邁向精準醫療的新紀元

全世界正邁向精準醫療的新紀元。隨著2015年美國總統歐巴馬在國情咨文中提出2.15億美元推動「精準醫療計畫」(Precision Medicine Initiative)、英國宣布發起「精準醫學躍進」(Precision Medicine Catapult),中國大陸也在生物醫藥「十三五」規劃中聚焦精準醫療。「精準醫療」是一種考量不同人在基因、環境及生活型態上的差異,對個人在特定疾病採取不同的預防或治療策略的新興方法。
傳統醫學對疾病大致採取「一體適用」的預防或治療策略,鮮少考量不同個體之間的差異。精準醫療精神是針對不同的個體,量身打造的方法進行診療。美國前總統卡特使用藥物Keytruda治療黑色素瘤效果良好,但其實僅對一半的相同病患有效,若能事先依據病患個體資料去預測效果,就能避免無效的療程與副作用。
實際上,近年來肺腺癌患者常先接受腫瘤細胞基因檢測,再依檢測結果來判斷是否要針對特定的基因變異來做標靶治療。未來精準醫療若能大幅提升治療效果、降低無效治療、避免嚴重副作用,精準醫療的市場規模將可預期。根據Research and Markets去年的報告,全球精準醫療市場從2015年至2022年的複合年均成長率12.6%,到2022年總市值將達880億美元。 Credence Research報告也預估,2016至2023年的複合均增長率為12.3%,到2023年總市值將達982.5億美元。
目前精準醫療執行重點在伴隨式診斷、癌症研究及大數據分析等。伴隨式診斷是精準醫療的基礎,用伴隨著特定藥物所做的裝置或診斷測試,將病患的身體資訊提供給醫療人員,協助醫師判斷藥物對病人的效果及是否存在潛在危險或副作用。
最著名例子是乳癌標靶藥物「賀癌平(Herceptin)」,能針對乳癌細胞中有HER2基因表現進行相對性抑制,但要先使用試劑確定病患的乳癌細胞有HER2基因表現,這種伴隨式診斷檢測試劑,近年台灣生技廠商如普生等都積極投入研發乳癌「HER2基因分子診斷試劑」。
精準醫療是針對不同人的特徵而打造,包含:個人基因體序列、微生物組成、家族及自我疾病史、生活型態及飲食習慣等,因此必須做大量資料的蒐集,其中基因體資料數據更是龐大。
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(NIH)依據「精準醫療計畫」建立PMI世代研究計畫,目標是從超過100萬名志願者中收集資料,進行長期觀察及配合,讓研究者了解疾病和個人資料之間的關係。
英國在2012年底宣布「10萬基因體計畫」收集國民保健署的病患及家屬基因體資料。這個計畫是針對罕見疾病及常見的癌症,從收集致病的基因密碼並加以辨識研究,以達到診斷或治療目的。 台灣人體生物資料庫也在2012年開始建置,收集參與者的健康情形、疾病史、生活型態、生活環境資訊及生物檢體等資料。至今已累積超過7萬筆,去年發表找到民眾糖尿病精準預測的指標。這種大數據的資料庫與分析,是推進精準醫療主要動力。
台灣具有高水準的資通訊技術,利用已建置生物資料庫,加上既有的臨床醫療水準,發展精準醫療頗具優勢,因為現在民眾更願意分享健康資訊來促進醫療研究,利己也利人。 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