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6月26日 星期一

永豐金控爭議持續延燒,從弊案一一出現,董事長被收押、獨董的角色功能遭質疑

永豐金控爭議持續延燒,從弊案一一出現,董事長被收押、獨董的角色功能遭質疑,到董事長人選,都不斷遭受外界非議,連蔡英文總統都參了一腳,加入「大家說永豐」的行列。邱正雄的請辭不會讓永豐案畫下句點,但整起案件凸顯兩大問題,第一是金控的內稽內控及金管會的金融監理亟待補強,第二是董事的職責要再釐清。
金控的內稽內控的失效,和金管會金檢功能不彰其實是同一件事,正是因為金管會金檢不到位,才沒發現金控的內稽內控已經徒具形式,讓集結大眾資金的金融機構淪為大老闆的投資小金庫。坦白說,金管會此次接獲檢舉後快速查辦並主動移送檢調,確實是本於依法行政的原則,進行行政調查程序。
據了解,蔡總統在民進黨中常會指責金管會之前,行政院長林全就有意介入處理永豐案,之後因故延宕。而在蔡總統「開罵」後,林全立刻親自出手,讓永豐案可能引發的爭議畫下句點。
但仔細檢討,從兆豐案到永豐案,在在凸顯我們的金融檢查還有許多要精進之處。以兆豐案為例,要不是美國紐約州金檢單位重罰引發的一連串爭議,兆豐金前董事長蔡友才在內部一手遮天、違反公司治理的作為恐怕不會曝光,監察委員也因此糾正金管會,認為金管會未能及時發現兆豐銀的內控及法遵等諸多缺失。永豐案也如出一轍,金控大股東何壽川就可以把銀行的金庫當成個人的財庫,要不是內部人檢舉,相關弊案恐怕難以曝光。
為什麼金管會的例行金檢完全看不出異樣,查不端倪?總不能將除弊寄託在上下其手的大老闆陰溝裡翻船,金管會是不是該管的沒管到,不該管的卻管太多?
永豐金控火速換上邱正雄臨危救火,邱正雄卻因外界質疑不斷而火速下台,畢竟邱正雄長久擔任金控董事,過去也擔任永豐銀董事長近八年,很難與種種爭議案件完全切割。種種爭議案件可能都沒有上告到董事會,但身為董事長卻不能以萬事不知、不知者無罪來完全脫身卸責。
邱正雄雖然有能力,也熟悉永豐企業文化與團隊,但此時出來救火,不論怎麼做都難杜外界悠悠之口,難以獲取信任。找個和永豐完全沒有關連的專業人士,在沒有包袱下推動改革,可能更有效果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