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2月26日 星期日

交通部年初重罰Uber後,Uber台灣宣布暫停叫車服務

交通部年初重罰Uber後,Uber台灣宣布暫停叫車服務,由Uber成立的Uber司機聯盟今天號召300多名Uber司機、出動250輛車包圍交通部,並搭起大型舞台、放上長桌,司機輪番上台「拍桌」,訴求比照美國成立TNC(網路運輸公司)專法,確認租賃車合法地位,以及要求交通部給予跨部會溝通時間表,要求至少交通部司長以上官員出面溝通。
Uber司機將自用車開到交通部旁,杭州南路從信義路口到仁愛路口停了3排、至少135輛車,仁愛路前也停約100多輛車。聯盟預估將進行2小時「拍桌時間」司機輪番上台訴苦,5點後將舉辦晚會,除了多名Uber司機之外,也有計程車司機到場,多扶接送執行長許佐夫、兩性作家江映瑤也都上台聲援。
針對Uber在今年2月16日發新聞稿表示與交通部達成共識將與合法租賃業者合作。這次活動發起人之一的Uber司機亞當表示,Uber在台營業四年來都一直與合法租賃業合作,但今年1月10日一家與Uber合作的特約車行司機,卻在桃園機場遭公路總局開單,監理所甚至沒有向特約車行詢問是否與Uber合作。
亞當表示,市場應該真正分級、分層,讓路邊攔車、排班、網路運輸各自分開,才能將各自的領域做好,現在就算要做網路運輸,仍要遵守無謂的路招、排班限制,按照現行法律若要進入A車隊只能接A車隊的單,不能接其他車隊的單;TNC可以自由選擇要接哪一個平台的單,才能讓收入更高。「我也代表Uber司機表示我們願意考職業駕照、願意申請營業牌,我們超級願意。」
對於交通部日前曾指Uber司機的訴求在現行法規中都可以做到。亞當指出,共享經濟最重要的是在閒置時可以使用,沒閒置時至少家人、父母可以使用,但無論是計程車或多元化計程車,因要求專車專用、接受車隊派遣,只要掛上白底紅字的T牌,只有司機自己可以開,甚至有營業登記證的朋友也不能開,若是去機場只能送客、不能接客,因為有機場複雜的營業規定,這些規定在這個年代對網路運輸業非常地不合理。
Uber司機劉先生表示,他過去一年貸款買車、並以自用車開Uber,兼差時每周可賺7000元、專職可賺1萬2000元左右,但Uber在台灣暫停服務後他只能轉開計程車。他說,以私家車開計程車的前提是要繳清貸款,但他還沒繳清,只好租車來開計程車,如今每月要付購車貸款1萬元、還要付租車費1萬5千元,每天雖可賺3000元,但扣掉油錢、租金,必須開車4小時以上才開始賺錢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